微史记 从“赐腓羊”到“月一盘” ——蜀后主孟昶的风雅与奢靡?

2019-06-10  来自: 宠物市场

微史记  从“赐腓羊”到“月一盘” ——蜀后主孟昶的风雅与奢靡

■素纸霜毫  宋陶毂的《清异录》记载了五代十国时期后蜀宫中一种酒糟做的食品赐腓(音同肥)羊,做法是用红酒曲煮羊肉,紧紧卷起,用石头镇压,放入酒糟里腌到羊骨头都渗透进浓浓酒香,再切成如纸一样的薄片后方可进食。

这种卷镇菜做起来相当费时费事,为皇家御膳,民间也不得秘方。

直到后蜀灭亡后,孟昶宫中的尚食官掌管着的《食典》一百卷流出,其中赐腓羊的做法才为后人所知。   孟昶,五代十国时期后蜀高祖孟知祥第三子,后蜀末代皇帝。 明德元年(934年),孟知祥去世,十六岁的孟昶即位。 在位三十二年,广政二十八年(965年)投降了宋太祖赵匡胤,和南唐后主李煜一样,也是一个亡国之君。 虽然他的才华无法跟李后主相提并论,但是有一个女子却令他的名气大增那就是他的宠妃花蕊夫人。

花蕊夫人姓徐,青城人,因才貌俱佳被封为慧妃,又因其姿容美得无可比拟,花不足以拟其色,蕊差堪状其容,故而孟昶给她赐了花蕊夫人的别号。 花蕊夫人不但貌美,还擅长作诗,曾仿王建作过宫词百首,深得时人称许。

她的诗作中最有名的莫过于亡国被俘后宋太祖赵匡胤让她作的那首《述亡国诗》:君王城上竖降旗,妾在深宫那得知?十四万人齐解甲,更无一个是男儿!有力地驳斥了女祸亡国的诟言。

  花蕊夫人的这首诗虽是为自己开脱,但是不得不说,蜀后主对她的专宠轻政以及他们的种种奢靡,多多少少都是跟亡国脱不了干系的。

虽说皇宫后苑,豪华精致本是常态,但是过度的讲究就难免奢靡。 据司马光《涑水记闻》记载,宋太祖赵匡胤平定后蜀,见到孟昶宫中宝物七宝溺器,怒斥其为亡国之物,立刻叫人摔碎了。 连夜壶都要用金、银、琉璃、珊瑚、琥珀、砗磲、玛瑙七宝制成,其奢靡程度真是可想而知了。 《十国春秋拾遗》也记载过花蕊夫人有金装水晶唾壶、百宝钿奁(首饰匣)等宝物。   赐腓羊这道菜相传为花蕊夫人发明,因孟昶日日酒宴夜夜笙歌,吃腻了山珍海味食欲不振,花蕊夫人就别出心裁地做出这道用酒糟腌制的卷镇羊肉,既去掉了羊肉的腥膻之气,又深深地浸饱了酒香,而且切得像纸一样薄,入口不但不肥腻且又不失口感和嚼劲,想想都觉得十分美味。

  赐腓羊毕竟还是荤腥之味,不如素食来得清淡清心,《清异录》中还记载孟昶每月初一必定食素,因特别喜欢吃山药,宫人于是把山药称为月一盘。 这真是风雅的名字,虽然本意可能只是指初一的盘中餐,但是因为精烹细作的山药莹白如月,又素洁可喜,称为月一盘真是十分诗意的。 清史梦兰有宫词曰:春入宣华绽牡丹,深红浅紫护雕阑。 花间醉酌蟠桃核,不用斋筵月一盘。   花蕊夫人十分爱牡丹,孟昶就在宣华苑广植牡丹,名牡丹苑。 《五代十国拾遗》记载:广政五年(公元942年),帝宴牡丹苑,牡丹花凡双开者十,黄者白者三,红白相间者四,又有深红、浅红、深紫、浅紫。 又有中书舍人刘光祚献蟠桃核酒杯,说是从华山陈抟老祖处得来,是一件宝物。

孟昶与花蕊夫人在牡丹花下用蟠桃核杯饮酒赏花,品尝晶莹洁白的月一盘,真是极尽风雅又极尽奢靡。

■素纸霜毫 宋陶毂的《清异录》记载了五代十国时期后蜀宫中一种酒糟做的食品赐腓(音同肥)羊,做法是用红酒曲煮羊肉,紧紧卷起,用石头镇压,放入酒糟里腌到羊骨头都渗透进浓浓酒香,再切成如纸一样的薄

CopyRight ? 版权所有: 宠物市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