毛泽东时代为何没有“官二代”??

2019-06-13  来自: 宠物市场

毛泽东时代为何没有“官二代”?

  早在1958年,毛泽东就有过这样两个担心:  第一:一些领导干部子女生活在汉献帝、阿斗那样的环境中养尊处优,相互攀比老爸,这让他担心会不会培养出一批贵族少爷。

  第二:高级干部的子女管不好,总有一天要犯罪的。

  那么,毛泽东时代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们是如何教育官二代的?        01毛泽东:不要把我挂在你们嘴边唬人  在毛泽东时代,百姓子女与官二代没什么差别,在炮火硝烟的战场上,有毛泽东的儿子,有将军的后代,在农村劳作的田野里,在机器轰鸣的车间里,也许就有部长干金、省长的儿子,英雄的群体里也不乏领导的孩子。   据毛泽东身边的人回忆,在延安时代,毛泽东就穿着带补丁的衣裤去做报告,革命取得胜利之后,他担任国家zhuxi,仍不改朴实之风。

随着年龄增长,毛泽东身体发胖,许多旧衣服显小不能穿了,他便送给他的儿子毛岸英穿。

所以毛岸英身上也总是补丁摞补丁,没有光鲜闪亮的时候。

对于父亲的教诲,毛泽东长女李敏只一句话概括父亲教育我们要夹着尾巴做人。

  毛泽东时代为何没有官二代因为在那个年代,毛泽东自己就是共产党人中为人民服务的光辉典范,当时的领导干部自觉做一个高尚的人,一个纯粹的人,一个有道德的人,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,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。

那时的领导干部两袖清风,心里装着人民大众。   毛泽东对子女教育非常严格,决不允许他们享受各种特权待遇,所以毛泽东的孩子不是官二代。 在长子毛岸英回国后,毛泽东竟然把他送到劳动大学改造,让他拜劳动模范为师,从事艰苦的劳动,从中体会到劳动的艰辛,增加和劳动人民的深厚感情。

1950年,只因为他是毛泽东的儿子,新婚不久的毛岸英主动请缨入朝参战。 当有人劝毛泽东出面阻止时,毛泽东的回答却是:谁叫他是毛泽东的儿子!他不去谁去!最后毛岸英牺牲在朝鲜战场。   在全国面临大困难时,毛泽东不允许女儿李讷搞特殊,让她在学校食堂和其他学生一样吃饭。

他的女儿放假后第一件事就是要找吃的。

而毛泽东也只能把自己的一份让给女儿,而他自己却饿着肚子。     毛泽东长女李敏,1963年就与丈夫孔令华一起离开高墙大院、离开父亲。 从有自己的工作开始,李敏就再也没有从毛泽东那里拿到补贴,毛泽东的理由是:人民给了你待遇,你就自己安排自己的生活。 而且说到做到。   独立生活多年,李敏曾笑言,她很早就成功地把自己平民化了。

她会为了自己上街、去公园,根本没人会认出她而感到欣慰。   沉默寡言的李讷更不容易引起人们关注。 1976年从江西带着幼子返回北京后,这个家庭长期只能维持在温饱线上。

许多个冬天,他们和普通市民一样排队购买定量供应的大白菜,然后用三轮车拉回家。   不要把我挂在你们嘴边唬人,毛泽东的这句话,可以说,他的儿女做到了。       02周秉建:我们那个年代没有官二代  周恩来的侄女周秉建年少时常住在中南海西花厅,却很少与伯父见面,极少接到伯父物质馈赠,甚至连一封亲笔信都没有,却被伯父在弥留之际惦念。 作为前国务院总理周恩来最小的侄女,全国政协委员周秉建说:我不是官二代。

周恩来夫妇没有孩子,把周秉建兄妹当亲生一般教养。 说来现在的人可能觉得不可理解,我们那个年代,社会上真的没有官二代、红二代的说法。 周秉建回忆。

  上世纪60年代,周秉建就读的北京市第三十三中学有不少高干子弟,大家都是穿粗布,吃食堂,没有什么不一样。

  中南海的西花厅周秉建常去,但她从没见过任何一个国家领导人。

有一次,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先念与夫人来访,正和伯父聊天的周秉建自觉回避。

其实按常理说,同事带孩子串个门也很正常。

但伯父绝对不给我们提供任何有优越感的机会。

周秉建认真地说,防止特殊化是伯父经常强调的。

      03朱德为儿子定调:不当官,从工人做起  朱老总一生有过几次婚姻,但就朱琦这么一个儿子。

1916年朱琦降生时,朱德发现他右耳际有一根细细的拴马柱,遂为之取名保柱。

  1943年,由于伤病,朱琦从前方回延安,被派往抗大七分校工作。 抗日战争胜利后,根据工作的需要,朱琦被调往石家庄铁路局。 当他把这一消息告诉父亲时,朱德对他说:你一直在部队工作,不懂技术,调到铁路局以后,不能当领导当官搞管理,从工人做起,要从头学起。

朱总司令这么就给他定调了。

就这样,朱琦去了石家庄铁路局当工人。   上世纪50年代初,中央在北戴河建立避暑区。

每逢夏季,中央高层领导人常到那里工作和避暑。 在北京与北戴河的往返中,火车常常会在朱琦工作的天津铁路局换车头,而乘车的领导人有时也会在天津下车停留。   一次,朱琦从北戴河开车回到天津,他还未离开机车,就接到通知:朱琦同志,首长请你立即到车厢里去一趟。 因为乘车首长的身份是保密的,朱琦也不知这位首长是何人,来不及收拾,就匆匆赶到会客室。 因为那时开的是蒸汽机车,烧的是煤,朱琦手上、脸上和身上都是黑的,雪白的沙发套都被他坐黑了。

这时会客室的门开了,朱德走了进来。 朱琦这才知道,他今天拉的首长原来是朱德。 朱德看见全身黑乎乎的朱琦,心里也明白了。 他说:呵,没想到,今天坐上你开的车了。

早在1958年,毛泽东就有过这样两个担心: 第一:一些领导干部子女生活在汉献帝、阿斗那样的环境中养尊处优,相互攀比老爸,这让他担心会不会培养出一批贵族少爷。 第二:高级干部的子

CopyRight ? 版权所有: 宠物市场